无标题文档
首页 政务 政策法规 区县 专家咨询 企业天地 品牌 融资 科技 法律服务 合作交流 企业信息化
新闻检索:
 
当前位置:首页 > 企业融资 > 融资快讯 > 文章
 
银监会警示融资风险 小贷公司陷双重困局
2011-12-05  来源:中国经营报微博

  银监会叫停信托融资,银行警惕性升级

  温州、鄂尔多斯(13.48,-0.51,-3.65%)等地掀起的“民间借贷”旋涡已经祸延到小额贷款公司(以下简称“小贷公司”) 。

  《中国经营报(微博)(微博)》记者多方查询求证,银监会“严禁信托公司与小贷公司、担保公司、典当行等机构进行业务合作”的通知已经口头传达到部分信托公司,后者也表示“令行禁止”。

  另据知情人士透露,此前地方银监局已经跟各个银行打过招呼,要求后者对小贷公司提高风险警示;而由于受“负面信息”威慑,一些银行亦主动缩减了相关业务规模。

  融资渠道遇阻,使一直挣扎在融资困境中的小贷公司更加雪上加霜。

  信托断供

  一直以来,信托投向小贷公司的项目本就屈指可数。据记者不完全统计,目前市场上只有西安信托、新华信托等信托公司发行的少数产品,总发行规模不足10亿元。

  同时,此类产品也并没有得到太多的市场响应,记者发现,个别产品甚至发行流产,迟迟没有成立。“多数小贷公司都不太规范,加上地方监管不到位,使信托公司在短期内很难对该类产品的风险点有明确的认知和把握;再加上信托公司目前还没有能力介入到小贷公司运营中去进行业务跟踪,风险不可控;此外,小贷公司的融资规模有限,几千万元的资金管理,成本收入比不划算。”某北京信托公司业务人员解释信托对小贷业务一直都不太感兴趣。

  但是,房地产信托的遇阻,已经让一些信托公司对小贷公司另眼相看,“目前房地产信托遇阻,各家信托公司都在寻找收益率相对较高的替代产品,小贷公司并非没有竞争力”。某信托公司的业务经理告诉记者,他们刚刚对一系列的小贷项目进行评估。

  信托公司看中的正是小贷的高收益,据上述业务经理介绍,小贷公司的贷款利率按规定不能超过银行同类利率的4倍,看似收益有限;但除此之外,小贷公司还有过桥贷款,短期拆借等月息达到5%~8%的产品,综合年化利率高达50%以上。“如此高的收益对信托来说是很有吸引力的。”他坦陈。

  记者多方问询得知,几家信托公司均表示近期有小贷公司上门融资;而一家北京的信托公司甚至已经与天津的一家小贷公司谈好了融资方案,“结构都已设计好”,计划择日产品发行。

  正是“两情相悦”的阶段,遭遇了监管层的当头棒喝。“银监会一般先是一个窗口指导,之后会有针对性的文件下发。”北京一家信托公司董事会办公室负责人推测。“对于公司来说效力都是一样的,禁止的产品肯定不会做。”

  信托的门尚未完全敲开,又匆匆向小贷关闭。一位曾经发行过小贷项目的信托公司负责人也对记者坦陈,即便没有银监会通知,近期也不打算再成立小贷项目,原因就在于温州和鄂尔多斯接连爆发的民间借贷风波让其对小贷公司心有余悸。

  银行减量

  信托渠道遇阻是整个金融系统对小贷公司警戒升级的“冰山一角”。

  深圳市中恒泰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总经理李俊告诉记者,最近的负面信息对深圳小贷的影响很大。“我们公司本来已经与建行和中行分别谈好了7.5亿元和7亿元的合作规模,但是最近由于监管层以及负面信息的影响,银行方面表示‘要看看再说’。”

  这并非孤例。据知情人士透露,多个地方的银监局已经向银行打过招呼,要求对与小贷公司的合作加强风险监控,收缩合作规模。

  本来,通过与银行合作,小贷公司可以获得成本较低的资本,因此月息水平能够控制在1.5%~1.8%左右,其他来源的资金根本无法做到这个水平,相应地借贷利率也会升高。

  相比于信托,银行与小贷公司的合作略近一步。“除了自有资金,银行是小贷公司融资的主渠道。”中国小额信贷机构联席会副秘书长、国培机构(微博)总经理刘勇表示。

  不过,以当前的规模来看,却难负“主渠道”之名。日前发布的《深圳市小额贷款公司与银行机构开展业务合作基本情况的调研报告》(下称“《报告》”)显示,截至2011年6月底,深圳已开业32家小贷公司的注册资本合计人民币38.2亿元,通过银行融入资金4.7亿元。融资占比仅为1%。

  据记者统计,目前已开展合作业务的银行借道小贷的授信总额少则几亿元,多不过十几亿元;而公开资料显示,其中业务开展量最大的国开行,截至2011年6月30日,与449家小贷公司建立了业务合作关系,占全国小贷公司的13%,累计发放贷款202亿元。

  自2010年开始,银根紧缩使惯于垒大户的银行开始转战中小企业,由于相应的网络和管理欠缺,多家银行借道小贷公司进行业务“外包”,与后者合作逐渐热络。

  但一位股份制商业银行的中小企业业务负责人向记者表示,“小贷公司与银行尽管有业务互补,但目前更多地还是一种竞争关系,银行在信贷紧张的情况下,肯定是优先满足自身客户的需要。因此,合作规模不会太大。”

  “我们开展的业务本来就很少,如今的形势更不利于继续推进。”上述股份制商业银行中小企业业务负责人表示。

  双重困局

  担忧小贷身陷温州、鄂尔多斯等地“民间借贷”是如今信托以及银行在与小贷公司合作开展业务时的担忧。

  “我们对温州调研发现,小贷公司参与其中的并不多,大多数运作都是比较良性的。”刘勇表示。

  但这并不能打消监管层和金融机构自身的顾虑,小贷公司一直想和“民间借贷”划清界限,《报告》也为小贷公司正名“新兴金融信贷服务业态”,但似乎只是一相情愿。

  被融资机构挡在门外的小贷无米下炊,而资本宠爱集于一身的小贷公司却无锅下米。

  据了解,国开行的小贷合作业务并没有减量的计划,“不同于一般的商业银行,国开行主要是批发业务,手上有小额贷款的固定额度,不管通过什么渠道都要投资,跟小贷公司合作也相对更为成熟。”国开行信贷相关人员表示。

  但是,上述人士也坦陈“规模有限”,首先是符合其筛选条件的小贷公司数量有限,更关键的是小贷公司的资本金不足,因此能够获得的银行融资同样有限。

  按照规定,小贷公司从银行融入的资金余额不得超过其注册资本净额的50%,并且不能超过两个银行业金融机构的融入资金。一位小贷公司的负责人就抱怨由于资本金规模限制,许多得来不易的银行融资不得不搁浅。

  因此,“就算有银行愿意提供融资,小贷公司也无福消受,到最后解决融资困难的途径还是要通过增资扩股的方式。”刘勇说,只能依赖政策上有所突破,对小贷公司进行分级管理。

  全国政协委员、国开行原副行长刘克崮曾多次在公开场合提出提高小贷公司的融资杠杆率,他认为,2倍、3倍都是可行的。在接受采访时,刘克崮强调,小贷公司需要加强管理,不过不应一概而论,“应该对小贷公司建立分级分类管理,对优质小贷公司适当提高融资比例”。

  “信贷资产转让能够绕过对小贷公司的融资比例限制,或是一个可能的方向。”李俊认为。

 
 
 
  
 
最新新闻
第十一届中博会参展注意事项
机构:跨境电商有助中小企业拓展海外市场
外贸服务平台浙交会火拼 抢滩中小企业外贸市场
自贸区新设企业超1.2万 境外投资服务平台上线
招商银行上海分行全面支持上海市大学生科技创业基金会
信息化水平将迈入国际先进 上海智慧城市新三年行动计划发布
“十招防范合同欺诈”培训讲座在浦东企业中心开课
中国体育产业迎来了黄金时代 沪上业内人士畅谈开拓新模式 
上海市中小企业服务志愿团崇明工业园区专场活动举办
“专精特新”企业首席质量官培训通知
ISO9001国际标准变化讲座通知
90后成互联网创业生力军 来自二三线城市人才增多
浙江出台20条外贸稳增长意见 支持中小企业出口
欧盟经验对我国改善中小企业融资政策的启示
部分银行收紧中小企业信用贷
 
行业协会 | 中介服务机构 | 小企业总会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版权所有 上海市促进中小企业发展协调办公室 保留所有权利